主页 > 产经新闻 > 东莞金立工业园今昔:3年前人头攒动 现厂房出租

东莞金立工业园今昔:3年前人头攒动 现厂房出租

admin   2019-02-11 06:12   来源:未知 关闭窗口

  12月17日晚,一则“法院正式裁定金立破产”的消息出现在媒介上,由于事关金立最终的结局而受到众多网友的关注。不过随后金立否定了该说法,其表示,法院受理了破产清算申请,不是裁定破产清算,现在还是破产重组方向。

  破产清算并非金立集团债权人所期望的结果,因为金立一旦被裁定破产清算,债权人很可能追不回欠款。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的破产清偿顺序,一旦企业被裁定破产清算,破产企业首先要偿还的是所欠职工工资和劳动保险费用,其次是破产企业所欠税款,最后才是破产债权。而当前金立资不抵债。

  根据此前《新京报》披露的数据,截至8月31日,金立总负债为202.53亿元,资产主要有微众银行股权、南粤银行股权、金立大厦、东莞金立工业园、时代科技大厦、安徽大厦等,不过这些资产账面价值仅25.73亿元,市场预估价值75.10亿元。

  为了解金立目前的经营状况,12月18日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前往东莞,实地探访了金立东莞工业园。

  东莞金立工业园坐落于东莞松山湖畔,从2010年投资建设至今,金立已经合计投入了23亿元。该工业园占地面积约300亩,建筑面积30多万平方米,合计配置了54条全自动贴片生产线条成品组装测试线,这些设备保证了金立工业园每年8000万台的手机产量。

  “以前最忙的时候,就是2016年出M6、M6plus时,生产部白夜班加起来有30多条线多条生产线多个人,现在年后回来生产部只有3~5条生产线日停工到期回来的只有20多个。”今年3月份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走访金立工业园时,一位出货检验部员工曾这样告诉记者。

  自从金立曝出债务危机以来,这个工业园便迎来了络绎不绝的“参观者”,大家试图从这个金立最大的生产工厂了解金立事件的最新进程。

  时隔9个月,12月18日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再次走访此地,发现金立工业园如今更显萧条。中午12点,正值午休时间,但只有为数不多的员工从工厂前往运动场另一侧的餐厅吃饭。当记者拦住他们,以应聘者的身份询问金立的近况时,他们均摇头称自己并不清楚。一位即将离职的金立员工小南(化名)称:“现在车间只有生产部一个主管、售后车间一个主管,生产部的员工到上班时间打个卡,车间坐一下就行。我们是售后车间,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做一下,不过现在也是基本没活干。”

  员工人数锐减,直接导致园区相关业态萎缩。与14号食堂紧邻的汉堡餐厅、咖啡厅等大门紧闭,园区仅有的两个超市也货架空空,准备撤离。“生意太差,我们20日要搬走了。”其中一家超市老板说。当他说起以前金立工业园的繁荣时,唏嘘不已。

  金立工业园14号食堂里,因为许久没有人光临,已经是灰尘满地,桌椅被叠放在一旁,附近的员工宿舍楼空荡荡的,南国的冬日暖阳里,完全不见阳台上有晾晒的衣物。

  “现在厂里没有多少人,只有中午晚上吃饭的时候另一个食堂开半个小时、一个小时,其他时间啥都没有,现在员工也都集中在食堂那栋楼上面住了,所以只有那栋楼还有点人气。”小南沉默了一下,说道,“4月份的时候可以签协议离开,但是到我们车间的时候说要留人,我就重新签了返聘协议。”对于这个他工作了3年的地方,小南有些抱怨。由于担心拿不到赔偿金,小南一直没有离职,但他称,由于每个月只有保底工资3000元左右,现状扛不住压力,也准备撤了。“本来是每个月15日发上个月的工资,但是现在拖到30日……马上快过年了,还不如出去找个临时工做下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。”

  东莞金立工业园距离华为设立在松山湖的工业园区仅十多公里,驱车只需 20分钟。这个与华为共同发迹于深圳的企业,见证了中国手机产业从功能机时代到智能机时代的浮浮沉沉,在中国手机发展的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  他们共同兴起于深圳、同样在东莞设立工业园区,但是在2018年,两家企业在手机业务上却走向了两个完全不同的方向,一个蒸蒸日上,一个却面临破产重组。

  更为糟糕的是,“很多员工的赔偿金都没发,不是没有赔偿金,而是没钱发”。小南向记者无奈地说道。

 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的破产清偿顺序,一旦企业被裁定破产清算,破产企业首先要偿还的是所欠职工工资和劳动保险费用,其次是破产企业所欠税款,最后才是破产债权。

 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向记者表示,除了工资以外,补助、抚恤费用以及按照法律法规应该支付给员工的赔偿金,都是要首先偿还的。

  如果按照法律规定的破产清偿顺序,在金立资不抵债的情况下,再加上员工赔偿尚未结束,为了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,对于债权人来说,比较好的办法就是破产重组。根据此前媒体公布的《金立集团债权人一致行动协议》,债权人也希望能尽快进入司法程序,进行破产重整,成立资产管理公司控制原金立集团能变现的资产。与此同时,利用现有资产恢复一定规模的运营。

  金立工业园作为金立的重要资产之一,金立正在把其中的部分工厂出租。据工业园区门口的宣传栏介绍,金立工业园内原有4家公司,分别是金铭电子有限公司、金卓通信科技有限公司、金众电子有限公司、金尚包装印刷有限公司。其中金众负责主板贴片生产,金铭、金卓统一管理负责金立手机整机生产,金尚负责包装印刷品生产。如今包装工厂已经对外出租。

  在金立工业园大门外,记者发现,一家名为广东环宇包装有限公司的企业正在招工。据这家公司的工作人员介绍,他们早在11月1日就已正式入驻。“除了厂房以外,前面那栋员工宿舍楼也租给了我们。”该工作人员补充道。

  免责声明:中国网财经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  “新三板+H”模式落地为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揭开新篇章,为提升新三板市场管理水平和能力带来机遇。

  港交所与股转的合作可参考沪港通、深港通的模式,预计今年6月7月将出现首批合资格三板企业上市。

 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,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。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,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,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、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。